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跳楼背后,我第一次看到了

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跳楼背后,我第一次看到了

时间:2020-02-06 07: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2018年3月26日早上七点半,武汉理工大学研三学子陶崇园跳楼身亡。至今已经过去了18天,如今陶崇园遗体已经火化掉了,但还有一批年轻人在为他以及他的家庭奋斗着。我们想做什么?不能改变世界,那就做些什么来防止自己被改变吧。

陶崇园,1992年出生在武汉市新洲区农村。本科就读于武汉理工大学,后在导师王攀的劝说下留校攻读自动化学院就读研究生。2016年12月,获得硕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此后还曾名列武汉理工大学2018年优秀毕业生名单。2018年3月26日,毕业在即的陶崇园跳楼自杀。在陶崇园死后,学校首先通知家属学生跳楼与学校导师无关,发布学生晒被子坠楼的“辟谣”,殴打前去要说法的陶崇园亲友。

在陶崇园姐姐将这件事在微博上进行曝光后,网友们对此事投注了极大的关注。学校接受采访称成立了调查小组进行调查。4月5日,陶崇园姐姐称迫于不能说的压力在微博向武汉理工大学以及导师王攀进行道歉。4月8日,武汉理工发布情况通报称死者与王攀关系为“义父子”,没有发现王攀对陶崇园本转硕有阻挠,没有发现学生有去导师家做家务的现象。

如今微博上各大媒体关于陶崇园的报道都禁评禁转,微博知乎帖子被删了个干干净净,或许这件事很快就能过去了。不过,这件事会在很多人心里留下烙印,比如武汉理工大学里为了陶崇园去静坐被抓走的学生们、网上到现在还在为陶崇园事件奋斗的学长周蔚和很多没有公开姓名的武汉理工毕业校友、向学校发表联署公开信的480名学子。思源广场被义愤填膺的学子们泼了“爸我永远爱你”的那六个字,不过也快被清洗掉了。

在这次事件中,小编看到了很多人的脸。有奋起反抗被击倒在地的脸,有坐在思源广场上哭泣着被带走的脸,有一脸愤怒写公开信的脸,有低声说着“牛逼”的脸,有在会议室里互相洗脑的脸,也有有漠然旁观说“闹什么,等你进入社会就知道这些都正常”的脸。最后一张脸小编最无法理解,小编没有社会经验,请有社会经验的老师们教一下,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变得正常呢?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也希望中国的成年人不要向你们的孩子宣扬社会本黑暗的言论,你们的孩子值得拥有一颗热情善良的心,他们应该用带有希望的眼光去接触这个世界。社会有多黑小编不知道,小编只知道在我们20岁的时候应该就活的像20岁。不必过多思考30岁的人生,傻事值得做,如果无愧于心。

致敬现在还在关注着这件事的你,致敬那些知道可能没意义还是在为坠亡者陶崇园发声的年轻人。愿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希望没有下一个陶崇园。感谢那些接过火把不让他熄灭的年轻人们,小编为小编深爱的祖国有一群热血无畏的年轻人而感到十分庆幸。最后,这句话送给唱衰热血青年的成年人们,十年饮冰,难凉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