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坠亡事件舆情传播分析

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坠亡事件舆情传播分析

时间:2020-02-06 07: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一、舆情解析

根据蜜蜂舆情云平台监测显示,从3月29日00:00至4月11日11:00,全网相关信息量达270576条。3月30日,微博用户@陶崇园姐姐 在微博上发文称,其弟系因导师王某“长期精神压迫致死”,此事经各大媒体报道迅速引发舆论关注。4月4日,陶崇园姐姐发声明向学校和王攀道歉,但过后该微博被删除,令外界不解,网民讨论热烈。

(14天关注热度走势 来自蜜蜂舆情)

第一阶段:高校研究生坠楼身亡事件发酵(3月26日~4月3日)

3月26日清晨,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在读研究生陶崇园在宿舍楼坠楼身亡。

3月29日,新浪微博网友@陶崇园姐姐 发微博“寒门研究生不堪重负,长期被导师精神压迫致死”,称其弟弟陶崇园就读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期间,因“长期遭受导师压迫,被迫叫导师爸爸、给导师买饭打扫卫生、被导师阻止深造”等原因,最终“实在受不了了”,于3月26日清晨在学校跳楼自杀。

陶崇园坠楼身亡事件被曝光后迅速引发舆论关注。

第二阶段:家属突发声明致歉校方和涉事老师矛盾升级(4月5日~7日)

4月5日凌晨,@陶崇园姐姐发布声明称,“希望大家不要再炒作这个事情”,并对武汉理工大学与王攀老师致歉。当日下午,这条声明被删除。

4月6日,媒体关注急剧下降,只有界面和少量的自媒体进行报道。

4月7日,陶崇园遗体在武昌殡仪馆火化。当日下午,@陶崇园姐姐 再度发声,表示此前向学校和王攀致歉的微博是“迫于极大压力,进退两难”,非自己本意。接下来,他们会启动法律程序,要求教育行政管理部门撤销王攀的教师资格,并视情况及时提起对王攀的诉讼。

第三阶段:武汉理工大学事发十四天后终回应(4月8日—至今)

4月8日中午,@武汉理工大学 官微作出情况通报,称导师王攀与陶崇园存在认义父子关系等行为,学校停止王攀的研究生招生资格。这是武汉理工大学第一次对此事做出回应,舆论关注大幅回升。该声明一出,舆论指责武汉理工大学言辞敷衍,避重就轻,模糊焦点和事实。

截至目前,武汉理工大学已经成立专项调查组调查此事,而事件中折射出的当今高校性骚扰现象也引发了诸多讨论。

二、媒体评论

1、师德沦丧者不配为师

师德是教师的灵魂。一个教师如果师德滑坡、缺失和沦丧,意味着其灵魂也比较肮脏。“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教师如果不注重师德培育,任由私欲、色欲不断膨胀,节操不保终累大德,最终必将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有的教师为了满足不断膨胀的欲望,发生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2017-4-9 荆楚网)

2、反高校性骚扰:将“网络风暴”变为“制度性防范”

很大程度上,这些事件亦是多面的棱镜,不仅映折出当下女性主义意识的兴起和性别关系的改变、性规范和性道德话语的变迁,还曝露了高校系统的生态和逻辑,以及背后的权力关系,和广义上国家—社会关系、公—私界限的微妙变化。

(2017-4-8 澎湃新闻)

 3、网民观点

蜜蜂舆情根据对网络媒体新闻报道、论坛、微博的梳理,媒体和网民对陶崇园事件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自杀学生及家属为鸣不平;二是高校现今的导师制度存在缺陷,导师对学生的升博升研拥有很大权力,导致对学生产生某些压迫行为;三是学生的反抗能力有限,有时为了自己的未来和前途,会选择忍受,相关部门需要有所作为!

网民观点倾向性分析

1、相信学校给的说法(6%)

@梦回三国聆音:相信学校是在调查清楚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发出的情况通报,希望大家不要再抹黑学校,不信谣不传谣。

@Nancy王寒:感谢母校多年来的培育之恩,相信武汉理工,也接受社会各界监督。有些含沙射影的言论并不能影响到理工为社会培养的人才和作出的贡献,一些人并不能代表有数十万毕业生的武理,愿妥善处理后,我们依然为你骄傲。

2、质疑学校处理结果,认为官方说辞漏洞百出(51%)

@金牛座君:你这么说就是表明聊天记录都是假的吗?

@peace登:只停研究生招生资格吗?这种老师留着过年?

@mooooonshine:没有洗衣服是怎么在裤子口袋里发现1500元的!!

@一只喵喵叫的小脑斧:整篇通报避轻就重,认义父子关系?经过陶同学亲生父母同意了吗?说的出口?未发现阻挠陶同学进修和做家务行为,意思就是聊天记录是假的了?

3、认为学校是迫于舆论压力,敷衍给出的回应(22%)

@Neochenh:马后炮!有屁用!还不是舆论压力!!

@你的度:通篇官方套词,轻描淡写故意将事情往小了说,避重就轻转移视线,没有落款与日期,这种通告。

@汪汪汪与汪汪汪:迟迟不回应,这是偏离正道的第一步;好不容易回应了一个,却又像是有点敷衍有点清高的样子,且不说回应的内容存疑,连抬头和落款都没有,这是偏离正道的第二步。

4、认为武理回应不当,不如北大、南大等高校(7%)

@厝内:较之于南京大学文学院,高下立见。

@丘山一郎love:看看北大,南京大学的声明……武理工这个时候才发,确实辣鸡辣鸡

@wanderSCI:跟北大和南大处理的方式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也许这就是层次的差距。

5、影响学校声誉,表示报考学校不会选择武理(6%)

@宁用一生书写傲气:不想考武理工了。

@石門傑森斯坦森:以后孩子千万不能报这个学校。

@胡宝鱼H:以后我的亲戚再报考大学,我会说,远离武汉理工大学。

6、回应太晚,不够重视这起事件(8%)

@冰冻的驴_wb:这么多天……终于通报了……

@古香古食:都过去十几天了 不觉得有点晚么。

@lzhsunlight106:一个迟到太久且水平低下的通报,爱不了你了,我的母校。

四、舆情点评

面对网上种种舆论,武汉理工大学沉默十四天后,终于在4月8日对本校研究生坠亡一事做出回应,通报了学校的调查结果:导师王攀存在与学生认义父子的关系,但否认王攀阻挠陶崇园升学以及帮做家务。这份迟来许久的通报,不仅严重滞后,既没有抬头,也没有署名和公章,一切似乎都准备得很匆忙,而且在事件的关键细节上也没有进行公示,这种通报自然不会满足公众的知情权,更加不会缓解汹涌的舆情。

据蜜蜂舆情发现,近年来,高校学生被导师压迫的新闻层出不穷,从西安交通大学博士杨宝德自杀身亡,到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陶崇园坠楼身亡,无一不是导师意图控制学生人身自由,学生不堪忍受放弃自己年轻的生命的悲剧。尽管新闻不时被爆出,但是此类事件仍会出现,究其原因,有以下三点:

第一、当今高校实行的博硕导师制度存在缺陷。导师和学生的师生关系更像是家长制,具有鲜明的上下级关系;而且学生一旦投入到一个导师门下,中途很难再换导师,也很难有别的导师愿意接收,这种情况在自杀的杨宝德和陶崇园身上都有体现。

第二、学生能否毕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导师。博硕导师掌握了学生毕业和出国留学的权力,对于寒门出生的学子来说,苦读多年不能毕业是致命的,陶崇园和杨宝德长期默默忍受、不敢反抗的原因大多基于此。

第三、学校和相关部门缺乏专门机构处理此类事件,也没有出具具体的条例进行监管,导致此类事件时有曝光,却仍然无济于事。

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坠亡事件为高校管理敲响了警钟:部分师德欠缺的导师不仅损害的是学校和教师队伍的形象,而且还会扼杀学生的希望和未来,让社会平白的损失高素质人才。如何减少此类悲剧的发生,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首先,学校应该建立专门机构对教师行为进行监督,依规对违反规定的教师景行惩处,避免其进一步骚扰学生。例如,4月11日,南京大学文学院已经成立师德师风制度化建设小组,明确教师禁行行为和违反师德的惩处机制,这值得所有高校学习。

其次,教育部门也应该建立相应的规章制度,界定师生双方的权利义务,一旦出了事情,怎么规定的就怎么处罚,避免导师“奴役”学生、学生“倒逼”导师的情况发生。

再次,教师也应加强对自身的约束,建立和谐平等的师生关系,不以老师的身份施压驱使学生为自己办事,牟取私利。

总体而言,学生遭受导师不平等对待或非正常“奴役”后,不要一味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来源:蜜蜂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