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可敬的人走了!武汉大学6天连失两位院士

又一位可敬的人走了!武汉大学6天连失两位院士

时间:2020-02-12 17:4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8月5日,为査全性院士的遗体举行了告别仪式,这样一位倡导恢复高考的人,是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佩的,就在大家还沉浸在这悲伤的时刻,又传来一个不幸的消息,那就是我们中科院卓仁禧院士于6日15时15分因病去世,享年89岁,武汉大学6天内痛失两位院士。

査全性院士和卓仁禧院士都是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教授,这两位院士在2018年12月份一起退休,査全性院士94岁,卓仁禧院士88岁,两位院士这样的高龄才办了退休手续。

卓仁禧院士生于1931年,在有机硅化学和生物医学高分子材料领域进行研究,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研制的长链烷基三烷氧基硅烷被作为光学玻璃防雾剂,应用于多种光学玻璃器件作为保护涂层。

卓仁禧院士于1953年7月毕业于复旦大学,然后去武汉大学化学系担任助教,由于国家经济建设急需人才,于是1957年-1959年去天津南开大学进修,开始研究有机硅化学,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他勤奋好学,刻苦钻研,两年之后便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我国著名期刊《化学学报》上发表了论文,1984年,相继担任武汉大学教育部生物医学高分子材料开放实验室主任,在这段时间,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部的指示,派人到武汉大学共同研制光学玻璃防雾剂,他们找到了卓任曦,他毫不犹豫的便接下了这个任务,组建了研究小组之后,他便去全国有关研制单位,调查研究,探究别人没有成功的原因,经过调查和思考,他得出了初步的结论,光学玻璃出现雾点,影响透明度,可以认为是玻璃在水的存在下被腐蚀的现象,如果能在玻璃表面涂一层很薄的、透明的疏水膜,那么就可以达到防雾的效果,于是他提出了防雾剂的分子设计,随后,他们开始合成一种有机硅化合物,用于光学玻璃表面处理,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和反复试验之后,防雾剂研制小组取得了成功,并很快应用在多种光学玻璃器件。

1976年毛主席逝世了,为了使存放毛主席遗体的水晶棺保持长期晶莹透明,有关部门又找到了他,让他提供一种水晶棺的防雾剂,在卓仁禧的领导下,经过多位老师的共同研制,顺利的完成了这次的任务。他的创新成果,获得了1978年全国科学大奖和1983年国际科技发明奖。

1970年,武汉大学化学系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开始招生,但是研究方向并不明确,结合国内外的高分子学科研究概况和发展趋势,卓仁禧认为生物医用高分子是高分子学科一个重要的研究方向,对今后的医学理论和技术的进步都能起到支撑和促进作用,于是在1979年初,卓仁禧和几位同事合作,开始将研究方向转到生物医用高分子材料这个新领域。

他不断在国际学术会议上作报告,进行学术交流,讲述生物医用高分子方面的研究成果,迄今为止他已经发表有关论文640多篇。

相信大家都知道磁共振成像,这是如今一种非常重要的医学诊断技术,我国的大医院基本上都配备了这样的设备,在上世纪90年代,我们的购进这样的设备之后,还要购买用于提高诊断准确性的造影剂,但是这种造影剂价格昂贵,每支20毫升的针剂售价2000元,对病人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卓仁禧看到这种情况之后,选择了自己研制,很快便合成出了品质相同的造影剂,价格只要几十元。研究组还进一步合成了含DOTA配体、氨基酸配体、高分子配体和器官靶向性的新型钆配合物,并测试了其物理化学和生物医学性能。

如今这样一位让人敬佩的科学家离我们而去,让我们一起缅怀致敬!